读《石月亮和小银匠》:成长主题与诗性品格

[作者:李婷婷 ]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12-18 12:15:21

读《石月亮和小银匠》:成长主题与诗性品格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成长主题与诗性品格

文丨胡向志柱

多年来,我关注和留意邓湘子老师的儿童小说创作,知道他的观察视角和文学表达,多与乡村生活有关。其作品《像风一样奔跑》《蓼花鼎罐》《牛说话》等,都以湘西南山区为背景,抒写乡村童年成长的生命情境。他的新作《石月亮和小银匠》,却将故事背景移换到云南边陲的怒江边上。小说传递出强烈的温情与力量,语言俊朗稳健,卓然勃发出浓郁的诗性品格,这是邓湘子儿童小说创作的一个新动向,也是当下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新收获。

小说中主人公少年莫来的成长故事,体现出平凡人生中的巧遇历练。在高黎贡山山脉中段,有一个巨大的大理岩溶蚀而成的穿洞,是为著名的石月亮景区。少年莫来跟着老银匠李爷爷用脚步丈量抵达石月亮的人生旅程,既是莫来“亲近”李爷爷打银手艺/职业的过程,也是莫来受伤的心灵逐步得到抚慰的过程。打银器“看起来貌似简单的活计,其实却是繁复、劳累的手艺,竟然洋溢着如此奇妙和诱人的魔力”。“银镯上那一缕缕雕錾的印痕,都衬托着李爷爷的心力和手力,渗透了李爷爷手上的温度和目光的抚摸。”“手工制作银器,工艺那么繁杂,打银匠要有石头般的定力和无比的耐心。一件银器从取材到成型,每道工序都要求打银匠细致入微,聚精会神,心到手到。”在对打银这份手艺的敬畏、顿悟和理解上,莫来生命成长无疑发生了深刻的蜕变。小说情节围绕石月亮这个自然景观展开,把真实的现实的月亮、风景的石月亮、艺术的银月亮(耳环)、平安象征的石月亮、礼物意义的银月亮(耳环),在多层面、多角度,巧妙绾合、有机统一。

小说处理莫来的成长故事,体现出平常场景的温情与力量。莫来母亲早逝,父亲贩卖毒品,被判有期徒刑15年。小说情节展示的不是善恶有报,也不是苦难体验式生命成长,而是温情有爱式的滋润。莫来在父爱/母爱缺失、近似流浪的情境下,没有遭遇到风霜雨雪的自然折磨和忍受残汤冷炙的非人生活,也没有体验到家破人亡的情感悲痛和人情世态的冷暖炎凉。小说描绘的是磨錾头、做银器、溜索、玩猎、做客、赶集等等平常场景,推动情节进展的动力不是矛盾的冲突与转化,而是莫来的好奇、兴趣。小说着意体现的是爱与温暖的情境,涌现的是爱与温暖的热流,传递的是爱与温暖的力量。素不相识的李爷爷带着莫来走街串巷,视同“来崽”;蜜伯伯一家为莫来洗衣服、洗澡、理发、做美食,视作亲人;莫来与荞秀朵、怒胡此,甚至与玩小黑猪、小狗的猴娃,都毫无生分之感,体现出孩童之间的童趣与真挚。而且这种温情和力量并不局限于莫来自身。李爷爷与荞秀朵爷爷奶奶、蜜伯伯蜜奶奶、恰老汉家、扎阿邓等之间,不是生意之间的计较或无情关系,更多的是真挚和友谊。小说让荞秀朵为照顾奶奶而选择每天跑来跑去上学,也不类似许多小说中的农村孤独留守主题,更多的是温情表达。

小说整体上呈现出诗性的氛围,与选题、结构及其散文笔调相关,但更重要的是与民俗风物的诗性表达相关。小说对打银技艺工艺有较完整的生动呈现,既有对磨錾头、錾花流程、雕花图案的基本介绍,也有莫来对银器雕花的真切感受:“莫来听着尖利的錾头在银镯材料上发出轻响,想象一朵荷花或者一枝牡丹正在悄然绽放。他闭上眼睛,感觉之中,蓝天辽阔,太阳升起,风卷流云,万物茂盛,天地祥和。”小说对石月亮风景所做的由远而近的梯次展开的多角度精细描绘以及对怒江流域的民俗风物的描述也焕发出诗性光芒。怒江之上的悬索、溜索,怒江岸边的树桩迷宫,用高粱、苞谷、鸡脚稗等原料熬出来的杵酒,杨铁叶、土地黄和漆油做成的漆油鸡,涂蜂蜜的苦荞粑粑,鸡肉煮酒,又香又脆、鲜美至极的包谷粥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怒胡此与莫来没有功利色彩的赶山打猎,也渗透着浓厚的诗化和诗境。尤其是第五章且歌且舞的“跳邦朗”场面,达到欢乐的高潮,也是诗性的高潮。“那是一个花花绿绿的圆圈,一个歌声悠扬、舞步欢快的圆圈,一个围绕柴火欢哥转动的圆圈”,“这些且歌且舞的人,永远在前进中快乐着,歌唱着,舞蹈着。每个人都是歌者、舞者,是观众也是演员”。另外,小说保持了作者在《蓼花鼎罐》《牛说话》中章节标题制作的匠心,分别以“唉家奈”、“各乌罗”、“亚哈巴”、“呀哈擦”、“其背且”、“立嚓开”六个傈僳族语言为题,既准确标示了章节主题,也显得新颖别致,成为极富诗意的“意味的形式”。

读《石月亮和小银匠》:成长主题与诗性品格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石月亮和小银匠》/风信子纯美儿童文学 作者/邓湘子 晨光出版社)

(本文作者系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