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扶贫,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

[作者:姚茜琼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8-12-19 07:30:49

电商扶贫是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2016年以来,我省深入实施电商扶贫专项行动,已实现农产品上行网络零售额近300亿元;但地处偏远地区的贫困村,对电子商务的带动作用仍有更大的期待——

电商扶贫,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

电商扶贫,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0月26日,桂东县电商产业园,贫困农民在挑拣茄子皮、干辣椒等农副产品,包装之后通过电商渠道销售。桂东县地处罗霄山脉,有丰富的农副产品资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童迪 通讯员 张前宝 摄影报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奉永成

眼下,正是脐橙上市的季节。从12月初开始,在长沙工作的倪志刚便开通网店,帮邵阳老家种脐橙的乡亲们卖脐橙。坐在家里,就能卖出产品,乡亲们脸上乐开了花。

电商扶贫是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今年9月份,省商务厅、省扶贫办主办的全省电商扶贫暨电子商务进农村工作推进会透露,2016年以来,我省深入实施电商扶贫专项行动,已初见成效,实现农产品上行网络零售额近300亿元。

12月上中旬,记者在多个贫困村(镇)采访时发现,电商扶贫真正见成效的多为基础设施较好、人口相对密集的中心村(镇),一些偏远地区的贫困村(镇),电子商务的带动作用仍然有限。电商扶贫,还需打通“最后一公里”。

全省开店1万余家,偏远地区电子商务仍是短板

发展电商是帮助贫困村民脱贫致富的重要举措。

11月29日,记者在湖南电商扶贫小店县域对口帮扶签约仪式上获悉,目前,湖南电商扶贫小店已在全省开店1万余家,成为我省农产品上行、电商扶贫的重要渠道。

“电商扶贫来势较好,但仍然存在诸多问题。”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老师贺志雄说,我省电商扶贫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些交通便利、人口密集的乡镇已见成效,如,新化县白溪镇交通便利、人口密集,该镇电商服务中心一年可销售农特产品400万元,但偏远地区的贫困乡村,电子商务仍是“短板”,需要加油。

记者在娄底市、邵阳市、张家界市、怀化市和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采访时发现,贺志雄所言不虚,一些地处偏远、人口分散的电商扶贫网点经营情况普遍不理想,有些贫困村民开设的网店没有业务,形同虚设。

涟源市古塘乡申家村,从村部到涟源市城区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今年7月份,在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帮助下,申家村设立了电商扶贫点,11名村民开通了网店,其中7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

12月11日,申家村村支书吴以呈和贫困户康雄光分别在手机上向记者展示了他们的网店。记者看到,吴以呈的网店共转发了5条信息,没有原创,最后一条发布时间是10月份;康雄光因办了养鸡场,发布卖鸡的信息较多,但下单者不多。

慈利县广福桥镇桃溪村电商扶贫网点设在村里的一个小卖部里,经营小卖部的村民告诉记者,电商扶贫点每个月的接单量在20个左右,多为外出务工的村民从外面发回来的快递单,每月从村里发出去的快递单一直停留在个位数。

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电商已成了农产品销售的重要渠道之一,电商渠道通畅不通畅也成了贫困村民发展产业最先需要考虑的因素。

邵阳县塘渡口镇双杏村正在规划建设300亩猕猴桃基地,挂果后,按当前的市场行情,预计可带动30多户贫困村民每年增收超千元。

“如果打通了电商渠道,利润还会增加。”12月16日,双杏村村民颜广清告诉记者,目前村里的电商扶贫点还没发挥真正的作用,加之猕猴桃存放时间短,为防止物流不畅,导致产品积压,基地准备分期建设,留出缓冲期。

电商扶贫,如何打通“最后一公里”?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2017年9月6日,江华瑶族自治县的中国社会扶贫网江华服务中心,游客在选购瑶族织锦。该中心既是当地土特产交易中心,也是电商扶贫中心。(资料照片)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童迪 通讯员 李光平 摄影报道

电商扶贫的“拦路虎”

经过近3年时间的发展,我省电商扶贫已初见成效,但偏远贫困地区为何仍然“卡壳”?

“专业人才缺乏,网店个性不足、流量不大。”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老师贺志雄说,从数量上来看,全省电商扶贫网点和网店不少,并在不断增长,但由于专业人才缺乏,很多网点和网店页面、功能基本上都是统一定制,缺少个性化包装和市场推广,难以吸引客户,导致点击量不高,成交量不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很多贫困村的电商扶贫点由村干部兼任负责人,零星地开展网上代购与代销业务,而村干部时间精力有限,无力承担电商扶贫的重任,致使电商扶贫陷入业务开展不起来、收入上不来,村民发展电商的积极性不高。

湖南搜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的 “搜农坊”是一家致力于农产品销售的本土电商平台,近年来,全省很多偏远地区的农产品通过该平台销到了城里。公司在市场调研中发现,物流成本过高,形式单一、模式传统,也是电商扶贫存在的“拦路虎”。

湖南搜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谋清说, 虽然我省已基本实现了“村村通”公路,但有的地方通村入户的道路条件仍较差,尤其偏远地区,路途较远,运输成本过高,致使许多企业不愿意进村入户去收集货源。

“在模式上,新瓶装老酒,仍然采用传统分散的生产分销模式,导致个体网店形同虚设。”刘谋清说,目前,全省电商扶贫的形式主要依靠大的电商平台设立服务站点,带动周边群众参与电商交易,形式较为单一,缺少平台、服务商、贫困户之间的利益协调与共享机制。

“村村通达”亟须多方发力

专业人才缺乏,网店个性不足、流量不大,物流成本过高,形式单一、模式传统等都是制约电商扶贫“村村通达”的主要问题。如何破解,从而打通电商扶贫的“最后一公里”?

“建立中心站点,实现多点融合。”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商学院电子商务专业老师贺志雄建议,要建设好乡镇物流的中心站点,发挥客运站场、集市贸易服务点的集聚辐射作用,充分利用邮政和供销两大系统布点多、渗透广的优势,通过彼此合作,共享物流信息和仓储资源,实现农村供销社、综合服务社、村邮政站、快递网点、农副产品购销代办站等多点融合,构建覆盖偏远地区的电商物流服务体系,从而解决因地处偏远而导致物流不畅的问题。

贺志雄说,还要制定人才引进政策,引导优秀人才扎根贫困地区开展电商扶贫,并定期组织专业人员向贫困群众传授电子商务知识和实操技能等,从而解决专业人才缺乏,网店个性不足、流量不大等问题。

湖南搜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谋清建议,可加大对偏远贫困地区的物流补贴,弥补物流成本过高的短板;同时,创新电商模式,拓宽销路。如,运用网络营销、公关等手段,打造特色品牌,扩大市场份额,提升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目前,我省电商扶贫已探索出了一些成功的经验。如,湖南省邮政公司开发了“邮乐”平台,线上有销售业务,线下有实体体验。成功打造了炎陵黄桃、龙山百合等网销“一县一品”品牌。在阿里、京东和苏宁三大电商平台上开通了省级农产品特色馆(扶贫馆)。联合阿里巴巴启动了兴农扶贫项目,首批18个县(市)开通了兴农扶贫服务站。在长沙市区的大型实体商超设立“电商扶贫特产专区”并实现常态化销售等。

“对成功的经验要大力推广。”省政府参事柳思维说,目前来看,上述这些成功的经验,覆盖范围太窄,推进力度还要加大,只有多管齐下,才能打通电商扶贫的“最后一公里”,实现“村村通达”。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