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行走湘江源丨姜贻斌:重返文庙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8-12-19 08:27:26

重返文庙

文丨姜贻斌

作家行走湘江源丨姜贻斌:重返文庙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走进宁远文庙,细雨忽然从天上无声地飘下来,飘洒在我们身上,飘洒在屋宇上和石板上,顿时,给这座古老的文庙增添了许多的幽静和遐想。人们立即散开,到墙壁上或石雕上寻找历史的痕迹,触摸悠远的文字和雕像,嗅着历史留下来的味道。我居然没有四处走动,捡一处无人路过的地方,独自坐在走廊的石凳上,安静地看着慢慢游动的人们,以及文庙的所有。

细雨没有停歇的迹象,仍然在飘逸地飞舞,像无数丝丝晶莹的飘带,将屋瓦以及地面悄然地拂出一片光泽来。许多争芳斗艳的花卉,更显得娇艳跟年轻,它们似乎是在衬托着这片天地里悠久的历史罢。当然,我看得出来,花卉们还似乎流露出丝丝沮丧,娇艳和年轻的它们,到底能够衬托多久呢?用不着想,谁都晓得,要想陪伴这片天地里的悠久历史,恐怕需要它们无数的子孙代代接班承继吧。

我感到欣慰的是,文庙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除了孔子神位和皇帝题匾和精美的石雕被拆除和砸毁,竟然没有遭受灭顶之灾,没有被那些凶狠愚昧的人残酷地全部毁掉,这不能不说是人间奇迹。所以,至今看来,大成殿依然殿宇轩昂,墙琉璃瓦依然斗拱飞檐,二十根堪称国宝的龙凤青石柱依然龙飞凤舞,这不由让人感到无比惊奇和欣喜,为这座古老的文庙感到深深庆幸。

我怀着疑惑问过当地友人,文庙为何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里,居然没有遭受到彻底摧毁,难道有什么神灵在保佑它吗?友人解释说,当时,是文化糸统的造反派为了力保文庙的完整,别出心裁地把这里作为“毛泽东同志光辉形象敬仰馆”,所以,文庙才免遭更大的劫难,才因此得以保存下来。我听罢,恍然大悟,不由暗暗佩服,这难道不是宁远人高超的智慧吗?如果借用那个年代常用的一个句子,那就是借革命之名,行保护之实。又想,无论在什么粗暴残酷的时代,仍然有良善之人,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古老的庙宇被破坏,这是出于对历史文物保护和尊重的虔诚之心。当然,反过来说,这何尝又不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和嘲弄呢?往深处想,如果当时全国各地都像宁远人这样充满智慧,是不是也能够让许多珍贵文物保存下来呢?又哪里会留下满目苍凉的废墟呢?

一个民族如果不能记住历史,那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何况,历史种种珍贵的见证——比如祖先留下如此之多的文物,竟然被我们这些不肖之徒毁于一旦,我们又该怎么向祖先交代?又该怎么面对后代呢?人人都说要记住历史,其实,绝大多数只不过是嘴巴上的漂亮话而已。现在,尽管已经不是极其疯狂和丧失理智的年代,而摧毁历史文物的惊人事件,我们还见得少吗?盲目的拆迁或毁地,轰隆的惊心动魄的机器声,在残暴地噬咬跟蚕食着历史文明。想来,岂不让人痛心疾首吗?那么,像这种可怕而愚蠢的事件,何时才能结束呢?呜呼!

细雨还在无声地飘洒,像无尽的丝带,渐渐地牵出我诸多的思想。再仔细想想,我先后曾经来过文庙两次,时间竟然相隔二十八年之久。文庙呢,仍然是这样的安静跟古朴,庄重跟雄伟,真是一个适合于静思之地。所以,毕竟还是让我感到十分欣慰的。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