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丨长沙诗歌地图:丁字湾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4-24 08:39:11

诗歌丨长沙诗歌地图:字湾

作者丨陈惠芳 

诗歌丨长沙诗歌地图:丁字湾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多佛寺捷径

从晚清到民国

没有捷径可走

那些血,那些火

那些铺天盖地的伤口

流着红与黑,黑与白

即便是那一支义勇消防队

即便是被称为洋龙的手摇机

即便是储水数吨的消防储水池

也只是停一停,晃一晃

最终消失在烟雨之中

多佛寺剩下纸面上的名字

多佛寺捷径也只是想象中的虚线

从青石桥至柑子园口

那条小巷,早已深埋蔡锷南路之下

所有的繁华,千百年后

会成为废墟,只有极少数的幸存者

成为摇摇欲坠的屏风

我像一个老长沙

站在小东茅巷,思前顾后

一百年前的总息争所

口舌不断,一百年后

息事宁人,万事皆休

2018年5月28日

霞凝港

即便郦道元没有作注《水经》

霞凝港的水也要注入湘江

下泥港,霞凝港

流着,流着

方言流成了谐音

谐音流成了普通话

霞凝像一个灰面坨子

揉来揉去,大大小小

从望城到开福

从区到乡,从乡到社区

还是在长沙一个锅里

南来北往

60公里的芙蓉路确实长了一点

停泊在霞凝港的小火轮

早已不见了踪迹

雷锋的外婆曾住在老街上

摇篮晃荡

打渔人不知是谁的子孙

时过境迁

商铺无人,公馆没有了烟火

光阴从来不愿变成文物

便随了流水

2018年12月26日

丁字湾

湘水迂回

写了一个丁字

摸了摸一大堆麻石

走了

跨湘水的望城

确实望了很多年的城

望着长沙城铺了麻石

望着石匠们

从西汉铺到民国

从小城铺到大城

丁字湾的麻石

丁字湾的花岗岩脑袋

顽固不化

从长沙城逛到了北京城

从岳阳楼逛到了黄鹤楼

湘水沿着自己写就的丁字

朝北走,麻石山下

涛声不绝,人丁兴旺

2019年3月24日

雨敞坪

雨,贵姓

雨,搭不上腔

雨,只有大小,只有稀薄

被雨笼罩的地,被雨浇灌的地

倒是分分合合

那位姓冯的老人

那位搭建敞棚的老人

那位供路人喝茶、避雨的老人

那位编织草鞋的老人

像一滴雨,消失了

那些草鞋,还原成了草

那些路,被修改了模样

那些麻田人,那些嵇山人

也有了川流不息的子孙

普天之下

老百姓没有瞻仰的故居

只有茅棚、牛棚、草棚

只有挡了风雨的家

雨滴在荒草坪上

雨滴在敞棚上

滴滴答答,成了一个名字

胜过古往今来的行吟诗人

2019年4月18日

药王街

大千世界

哪有这么多的诗与远方

远处的酸甜苦辣

近处的柴米油盐

长沙城内有一个药王街

洞阳山里有一个洗药井

真是苦了孙思邈

提着一个篮子

到处苦口婆心

不识人面

不识草药

草药藏在哪里

草药伪装在歌舞升平里

草药混杂于鸟语花香中

痼疾,岂会轻易药到病除

洗药井边

吹来一阵带药味的风

是药王的体香

千年不散

2019年4月19日

龙王港

自古,从宫廷到民间

久旱不雨,或久雨不止的时候

都会祈求龙王,风调雨顺

风雨失调即阴阳失调

仿佛,龙王就是包治百病的神医

龙王住在水里

龙王庙筑在水边

水很深,土也很深

涉世不深的人,烧一万炷香

也很难打动龙王

湘江穿城而过

岳麓山下,这一条水道

由东向西

咬住了湘江的一个衣角

欲言又止

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龙王港,坐满了垂钓的人

龙王早已不见踪影

他们,钓起的只是

龙王的虾兵虾将

2019年4月19日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