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作者:殷映月 ]      [来源:大众卫生报综合环球时报、新华社]      2019-04-24 10:40:13

这两天,斯里兰卡因为连环爆炸案引起世界的关注。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印度洋上,这个仅有2000万人口的国度竟然是全世界最大的眼角膜捐赠国。

从上世纪60年代至今,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已捐出67000多枚角膜,涉及57个国家、140多个城市。

从当年只能等待每年数例死刑犯人的眼角膜,到成为“世界的眼睛”,有何奥秘?今天咱们一起探秘斯里兰卡国际眼库。

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眼库实验室无菌操作台前工作人员正在对眼角膜进行专业处理。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

“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过50枚眼角膜”

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7区,耸立着一座金色人像——这是著名的斯里兰卡眼角膜之父哈德逊·席尔瓦博士。塑像身后,便是驰名世界的斯里兰卡国际眼库大楼。

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斯里兰卡角膜之父席尔瓦的塑像和背后的国际眼库大楼。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

“按照计划,明天夜间航班会有20枚眼角膜空运到中国厦门眼科中心,现在我们有了8枚,预计今晚到明天早上会陆续收到十多枚,”在位于眼库大楼三层一侧的实验室内,贾纳特指着处理完毕冷藏封存的8枚眼角膜说,储存眼角膜的冰箱一侧挂着一面小小的锦旗,表明冰箱是由中国成都爱迪眼科所赠。

20枚,仅仅是一个保守估算后得出的数字,贾纳特非常轻松地表示,根据经验,角膜来源和数量无需担心,“几乎每天都有新增的角膜送来,每天20枚是比较合理的数量,多了就不好处置。最多的时候一天接到过50枚眼角膜。”

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斯里兰卡国际眼库负责人贾纳特向记者介绍角膜保存情况。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

“希望能为中国提供更多角膜”

不远处的无菌操作台前,工作人员正在对眼角膜进行专业处理:将角膜从球体上摘离,切成指甲片大小后,放进装满药水的小玻璃瓶内。

“这是两种不同的药水,一种是本地药,角膜最多只能保存5天,另一种是进口药,非常昂贵,但能保存14天,”贾纳特介绍,根据运送地的远近和航班安排,他们决定选取哪种药水。

“我们唯一的担心仍然是不够快,目前的航运网络基本能够保证角膜离开人体后24小时内到达目的地。但要知道,尽管斯里兰卡向世界提供大量角膜,但与需求量比起来依然不够多,”贾纳特表示,目前在中国一枚眼角膜会用于救治两例病人,“为了病人更好地康复,我们希望能为中国提供更多角膜,希望尽快实现一比一使用。”

贾纳特的表态背后,是本国眼角膜捐献在数量上的充足性——在斯里兰卡这个只有2000多万人口的国家,已在无偿捐赠角膜志愿书上签上名字的人就有百万人之巨。

“每一任总统都捐献了眼角膜”

但仅仅是在上世纪60年代,斯里兰卡的眼角膜捐献还处于空白,唯一的眼角膜来源是每年数例的死刑囚犯。

50多年前,身为医学博士的席尔瓦投身斯里兰卡眼角膜捐赠事业——在亲眼目睹收治的不少眼疾病人因缺少眼角膜而导致失明后,席尔瓦博士怀着沉痛的心情写下那篇著名的《人死眼犹生》(LIFETODEADEYE),这篇文章被后人普遍视为点燃斯里兰卡眼角膜捐献热情的一簇火苗。

“席尔瓦家里的冰箱除了食物以外还得保存角膜,斯里兰卡赠往国外的第一枚眼角膜也是席尔瓦亲自乘船运送到新加坡,”贾纳特说,1985年,在国际友人资助下,眼前这座眼库大楼才得以建成,目前,这里成为斯里兰卡与外界保持最广泛接触的机构之一。

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障碍,最初一两年里,取角膜时遭遇家属敌意是常有的情况。1963年后,每个月从几枚,增加到几十枚甚至几百枚,直到今天的全民善行。在贾纳特看来,宗教信仰是决定斯里兰卡成为世界之眼的先决因素:“席尔瓦的呼吁,遇到斯里兰卡宗教中的‘布施’概念,使得眼角膜捐献得以迅速推动。”

但他也坦陈,斯里兰卡眼角膜捐献能有今天的局面,还得益于有席尔瓦博士等一批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推进,在巧妙结合宗教思想的同时,号召宗教界、政界、文化界人士进行带动性捐赠,全国密集而强大的采集网络则同期进行,终于在今天形成全民捐献的盛景。

“斯里兰卡每一任总统都捐献了眼角膜。现任总统西里塞纳和夫人8年前签署了捐赠书,前总统拉贾帕克萨还担任部长时就和夫人决定捐赠了。”

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

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斯里兰卡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

角膜捐赠网络由一个个骑在摩托车上的乡村医生构成

在贾纳特看来,除了宗教信仰这一先决要素无法复制外,在世界其他范围内推行角膜捐赠,应该做好“长期准备”,加强呼吁,从意识上破除障碍,建立强大的采集网络系统,并且从制度上形成规范。

在斯里兰卡6.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分布着450多个联络处,几乎每个乡村医生都在国际眼库得到过专业培训,确保在逝者去世后珍贵的4个小时内完成意愿询问、捐赠签署、球体摘取并第一时间送达眼库。

为保证角膜捐赠效率,每一个联络处的医生都有一辆坐骑——斯里兰卡庞大的角膜捐赠网络,正是由一个又一个骑在摩托车上的乡村医生构成。

“静待”中国进步

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夫人丁玥在斯多年,深入了解了斯角膜捐赠情况,去年9月曾全程推动“中斯友好光明行活动”。

“斯里兰卡眼角膜捐赠最大的原因在于其宗教信仰,这是任何一个国家都比不了的优势,”她认为,某种程度上,斯里兰卡的角膜捐赠的确有着其不可复制性。

“中国人本质上乐善好施,但历史文化决定了在推行角膜捐献上,中国有很长的路要走。”在丁玥看来,斯里兰卡用了近50年来推动角膜捐献,中国应该对此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丁玥同时认为,随着中国社会的进步,中国角膜捐献会在未来数年内看到显著推动。“我们静待新一代年轻人的成长,静待民族素质、教育程度提高与思想的解放。这些实现了,中国的角膜捐献甚至器官捐献也就值得期待了。”

相关链接:角膜捐献,你得知道这些事!

https://m.voc.com.cn/wxhn/article/201904/201904241044253087.html

哪些人适合做角膜移植术?

https://m.voc.com.cn/wxhn/article/201904/201904241046085715.html

连环爆炸,但它却是“世界的眼睛”!探秘斯里兰卡眼库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