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集《会说话的陶罐》:自然而然的诗歌创作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04-25 08:40:58

儿童诗歌集《会说话的陶罐》:自然而然的诗歌创作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文丨余三定

岳阳市作家协会少儿诗歌创作委员会主编的第一部儿童诗歌集《会说话的陶罐》,我有幸先睹为快,被深深地吸引了,觉得自然而然是这部儿童诗歌集的最大特点。

这部诗集有真诚而真挚的创作出发点。从事小学教育数十年的漆挺和他的同仁们一直酷爱儿童诗歌创作,早就创作过不少作品,但那时是处在自发创作的层次,去年他们组建少儿诗歌创作委员会后,开展了很多有意义的、生动活泼的活动,并组织、指导正在上小学的儿童参与儿童诗歌创作,把儿童诗歌创作由自发变成了自觉的行为。他们不是无病呻吟,不是为创作而创作,而是因为有了真正的创作冲动,有了真感情要抒发,有了真感受要书写,有了好意境要表现而开始创作的。这正如马克思在《剩余价值论》中讲到弥尔顿为什么要创作《失乐园》而做出的分析,马克思说:“弥尔顿出于同春蚕吐丝一样的必要创作《失乐园》。那是他的天性的能动表现。”“春蚕吐丝”这个比喻非常恰当,“春蚕吐丝”不是出于外在的压力,而是出于内在的生命冲动,是自然而然的。所以,我们要首先肯定这部儿童诗歌集作者们真诚而真挚的创作出发点和创作目的。

这部诗集从大家非常熟悉的自然界和日常生活中取材,给人平易亲切、信手拈来的感觉。《春风是不是生气啦》(漆挺)写道:“春风呼啸着|把小树苗|快折断了||春风呼啸着|把垃圾车|快掀翻了||春风呼啸着|把奶奶的梦|叫醒了||春风是不是生气啦|春风是不是生气啦||孩子,春风|唤来春雷|唤来春雨|还要唤醒大地的生机||大地已经|睡了整整一个冬|它的心真的有点儿焦急”。“春风”是常见的自然现象,作品前三节写春风的种种表现,自然而生动,最后一节既是写实,又是用拟人化的手法来写春风。全书所有诗作的选材大都来自大家非常熟悉的自然界,或来自大家都经历过或耳闻目睹过的日常生活,这充分说明,儿童诗的题材就在我们身边,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这部诗集想像丰富、独特,可以说每首诗都展开了想像的翅膀。《我把自己种在月田》(朱平珍)写道:“我把自己种在月田,长成结月亮的大树,撑开满天的星星,托起那一轮日出。啦啦啦,啦啦啦,撑开满天的星星,托起那一轮日出。啦啦啦,啦啦啦,我把自己种在月田,长成结月亮的大树,长成结月亮的大树。啦啦啦,啦啦啦。”这里的“月田”是一语双关,既是指地名“月田”,也是隐指“月”的“田”,这种隐指是由想像所得。“长成结月亮的大树,撑开满天的星星,托起那一轮日出”,想像奇特、夸张,但又是建立在“月”的“田”的“现实”基础之上的。《我想》(廖逊霖)写道:“我想,我想把自己变成一朵云,在空中观察美丽的星空。和小星星们做游戏,一起欢乐一起开怀大笑。||我想,我想把自己变成一条小鱼,去大海和其他小鱼一起游戏。再一起去观察大海的美景,晚上,在大海轻轻的波浪声中,沉沉地睡去……”“我想”的标题就是想像性的,“我想把自己变成一朵云”,“我想把自己变成一条小鱼”,这两方面的想像都是夸张的、美好的,让人神往的。《月亮与太阳的约会》(王启哲)写道:“傍晚时分|月亮妹妹急匆匆赶来||太阳哥哥远远地见到|满脸通红|转眼间|就躲到了云层里|太阳哥哥是不是害羞了”。

月亮与太阳被想像为“约会”的关系,想像“月亮妹妹急匆匆赶来”,又想像“太阳哥哥是不是害羞了”,这种想像真是独创而又贴切,让人难以忘怀。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