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高沙吊谢璞:他在风里雨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04-26 08:09:23

散文丨高沙吊谢璞:他在风里雨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文丨张效雄

清明时节,霁雨初晴,几个老朋友相约洞口县踏青。

中午时分,到达高沙古镇。高沙是湘西南的一颗明珠,汉代即有集市,古称高沙市,历来是人文圣地。古代有观澜书院、青云书院,近代有蓼湄中学,还有地方的文史博物馆和曾八支祠。曾八支祠是湖南省最大规模的宗祠之一、国家文物保护单位。高沙依蓼水而建,交通便利,是雪峰山下重要的物资集散地,曾有“小南京”之称,数百年间繁荣兴盛。亭台楼阁之间,蓼水穿镇而过,在绿柳掩映下的风雨桥下静静流过,春风拂动古韵绿荫,仿佛进入世外桃源一般。

高沙古镇有一所百年名校,原称蓼湄中学,始建于1905年,现为洞口县第三中学。百年名校,人才辈出,著名作家谢璞先生是其中之一。

谢璞1932年出生于高沙镇一个普通农家,字发庭,号后锭,曾用笔名春晖。他早年就读于蓼湄中学,成绩优异,高中期间就开始文学创作。中学毕业后,谢璞在家乡任过小学教员,业余时间从事文学创作,发表了一系列短篇小说而跻身优秀作家行列。他于1956年进入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学习,后回洞口县工作继续从事文学创作,1960年调湖南省文联任专业作家。历任省作协副主席、名誉主席,湖南省文联副主席、执行主席等。著有长篇小说《海哥和“狐狸精”》、散文集《珍珠赋·谢璞散文选》、中短篇小说集《二月兰》《无边的眷恋》等、长篇童话《小狗狗要当大市长》《谢璞自选集》。

谢璞的成名作小说《二月兰》就是在高沙镇完成的。如今行走在洞口三中的校园里,常常可以听到他的同学同事后辈传人说起他聪慧过人、勤奋好学的故事,似乎绿荫花丛之中还能寻觅到他的身影。我们徘徊在幽静的校舍之间,能够听到学生们高声朗读他的名篇《珍珠赋》,声情并茂,娓娓动听,如饮清泉一般甘甜醇厚,回味无穷。

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我在《湖南日报》副刊上读到谢璞的散文《珍珠赋》,大约半个版的篇幅,洋洋洒洒,气势恢弘,情景交融,字字珠玑,是我读过的最朗朗上口的美文之一。这篇散文很快被编入当时的语文教材,是我学习写作的范文楷模。这是我最初对于作家谢璞的认识。

更有幸者,是谢璞先生为我们讲授文学创作课。我于1977年考入湘潭大学文学系,一年级时,我们的系主任王方之先生延请他的好友谢璞为我们作专题讲座。当年的听课笔记,我一直珍藏至今。谢璞先生器宇轩昂,嗓音洪亮,引经据典,妙语连珠。讲到文学艺术的生命力和影响力时,他连声发问:曹雪芹死了吗?鲁迅死了吗?莎士比亚死了吗?那神情那腔调那种不可置疑的语气,至今还萦绕在我的耳畔,一直激励着我投身文学创作的满腔热情。后来我读他的名篇《二月兰》,清新平实,引人入胜,字里行间浸透了湘西南农村泥土的芳香,浓郁的生活气息跃然纸上,人物鲜活,如同站在我们的面前。有人评论说:“《二月兰》是开在黑墨油浸的土地上。”这话一点不假。谢璞早期的作品,大都来自高沙农村的生活,他笔下的人物大都是自己的乡里乡亲。即便成名以后,当了专业作家,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仍每年有半年左右在洞口县尤其是在高沙镇生活。他在高沙的风里雨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是农民和小市民中的一员。他的作品其实就是一幅幅高沙的风情画卷。

大学4年中,我有时给谢璞先生写信,或送上习作或请教问题。先生对我这个初出茅庐的青年学生不嫌烦扰,每信必回。他笔墨不多,有些潦草,但笔走龙蛇,信手拈来,情深意切,使我备受鼓舞。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我因与人合著《现代公共关系》一书,一版再版,小有名气,我们报社的副总编辑金希光率我参加湖南省公共关系协会的筹备工作,还领着我去谢璞先生家,恭请他做协会的顾问。我们在他的书房里天南地北无拘束地闲聊,先生皓首童颜,风趣依然,时至深夜,毫无倦意。更让我感动的是,刚入20世纪之期,谢璞先生从他的一位亲戚口中得知我受命担任一家小报的社长兼总编辑,击掌称好,连声夸我。我听到他的评语激动不已,深感惭愧。可惜我辜负了先生的厚望,终因报业凋敝而未能大展宏图。

2018年,谢璞先生以86岁高龄远行,带走了他对家乡的无限眷念。他的一些旧友和学生策划编辑出版一本纪念文集,汇集对他的怀念之情,珍藏他一生的丰富经历和创作成就。我建议以先生的名篇《珍珠赋》为文集的书名,以为敬仰和纪念。洞口乡亲期望他魂归故里,筹资在他的母校洞口三中立一座铜像。他的洞口老乡,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书法家杨金鸢书写了“谢璞先生”四个大字,省文联党组书记夏义生撰写了先生的生平简介,都将镌刻铜像底座。铜像的创作草图已经完成,很快将进入制作阶段。

我们来到老蓼湄中学校园,寻觅谢璞先生足迹,凭吊先贤英魂,回味《二月兰》《珍珠赋》的神韵,深情地呼唤一声“魂兮归来”。这就是对谢璞先生最真挚的祭奠。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