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当官,又做学问,难!缅怀著名法学家、民族史学家史筠

[作者:廖慧文 ]      [来源:娄底党史]      2019-04-26 11:11:22

既当官,又做学问,难。

把官当好,把学问做好,二者相映成辉,则更难!

然而,连续担任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和六届、七届全国人大民委顾问的史筠同志,则是民族界公认的“两栖”人物。他在内蒙古工作22年,在全国人大委14年,一以贯之;既为政,又做学问。潇潇洒洒,硕果累累。

既当官,又做学问,难!缅怀著名法学家、民族史学家史筠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960年2月《内蒙古革命史》编委会第二次扩大会议与会人员合影。前排左一为史筠同志。

史筠先生原名康传书,曾用名康敏心、斯云,汉族,系我国著名法学家、民族史学家。1924年3月27日生于湖南省新化县原田坪乡塘下村(现田坪镇天台山村),1994年10月26日病逝于北京,终年71岁。

先接教授聘书 后获毕业证书

从1984年起,史筠同志先后受聘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兼职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系兼任教授、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兼职教授、中央民族学院法律系和历史系兼职教授。

也是从1984年起,史筠招收了北大法律系第一个民族法的研究生,研究的主要方向是从法学的角度探讨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接着,他又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招收了从政治学角度研究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研究生。这两位硕土生不负导师厚望,学业有成。

有趣的是,吏先生是1985年1月接到北大兼任教授聘书的。同年10月,又接到了北大补发给他的1948年法律系毕业证书。

原来,史筠同志在湖南老家高中毕业时,日本鬼子打到了湖南。他辗转到了大后方的重庆,考上了设在昆明的西南联大政治学系。时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1946年西南联大北上,史筠到了北大法学院政治学系。冬天,他加入民主青年联盟。194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且担任了北京大学学生自治会常务理事和华北学生联合会秘书长的职务。同年“八。一九”国民党大逮捕,重点要抓6个人,史筠即为其中之一。在党组织的指示下,史筠同志放弃学业撤离北京,到了当时的解放区河北泊头镇。这样,在北大差一年没毕业。这一批学生不少,80年代经国家教委研究,决定承认其学历,补发毕业证书。当史先生接到毕业证时,已年过花甲,霜染两鬓了。

从1949年到1979年,史筠同志在高等学校工作30年。参与创建了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北京俄语学院和内蒙古大学三所高等学校。其中,以在内蒙古大学的时间最长--29年。 史筠同志最早的学术工作是研究中国革命史,最早出版的一本书是《中国共产党的成立》(通俗读物出版社1957年1月出版),时年33岁。在他就任内蒙古大学副教务长,校党委常委后,他的工作和学术研究一齐转向了边疆民族史,特别是蒙古族史及民族问题理论和政策。他为“内大”后来成为全国蒙古史研究中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内蒙古党委的主持下,他主编的《内蒙占革命史》至今仍然是研究内蒙古近现代史的权威著作和必不可少的参考书目。

既当官,又做学问,难!缅怀著名法学家、民族史学家史筠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史筠著作

“民族法学”最早的提出者。

为该学科的形成和发展莫定了基础,做出了贡献。

在中国的法学体系中,应不应该有“民族法学”这样一个新学科?

史筠同志在1984年第3期的《中国法学>杂志上,第一个明确提出了民族法学的概念(当时用了“民族法制学”的提法)。在《民族区域自治法在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中的地位>一文中,史筠界定说:“民族法制学,就是研究多民族国家如何用法制调整民族关系的学科。它是多民族国家法学体系中的一个部门。”

史筠认为,人类社会历史上所出现的三种最重要,最基本的社会现象,是民族、阶级、国家。人类社会的法律制度,有各个国家内部调整阶级关系,调整国家同公民关系的国家法、刑法、民法、经济法等;有调整国家与国家之间关系的国际法。这两类法律制度早已为各国法学界普遍重视。但是,在法律制度中,实际上还存在一种多民族国家内部调整民族之间关系的法律制度。可惜,尚未引起人们的重视。

事实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由多民族构成的,都有一个如何调整好民族关系的问题。目前,不论何种社会制度的多民族国家内部,民族之间、民族与国家之间都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关系,弓;起了法学界和政治学界的关注。而研究调整民族关系的民族法学首先在我国形成和发展。

1979年,史筠同志调至全国人大民委工作。为适应民族法制建设实际工作的需要;他边干边学,把研究的方向及时转到了民族法制建设上来。他对民族法学乃至整个中国民族问题的研究,既从法学的角度,用法学的方法,又从政治学的角度,用政治学的方法,这样两个方面去研究和考察,形成了史筠同志学术研究的重要特征。从1984年起,他陆续编著出版了《民族法制研究》。<民族法律法规概述》.《民族区域自治法概论》和《民族事务管理制度》4本专著,发表了多篇论文。为民族法学的形成和发展,做了多方面的理论探索和科学资料酊积累。

史筠同志是民族法学研究会最早的倡议者。1991年6月,中国法学会民族法学研究会在北京宣告成立,他当选为副会长。

既当官,又做学问,难!缅怀著名法学家、民族史学家史筠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984年史筠(中)在新疆伊宁考察工作

《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起草人之一。

民族立法实际王作的组织者和实干家。

现任全国人大民委办公室主任,长期从事民族工作的底润昆同志,在谈到他的前任时曾说,史筠同志所做的学问都是与工作紧密相联的。在实际工作中他既是组织者,又自己动手。他不是闷头儿傲学问摘自己的东西。

正因为史筠对民族法学的研究,是同他在全国人大民委所承担的实际工作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所以,他的研究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和指导性,是密切联系实际,为现实服务的。

史筠同志有着丰富的民族立法工作的实践经验。他参加过宪法有关民族条文的具体起草,修改工作。同时,他参加了《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起草工作,是《民族区域自治法》起草小组组长。

关于《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起草,可以追溯到1954年。那时,是在1952年颁布的民族区域自治实施纲要的基础上开始起草的。至1957年已搞到8稿。1980年又开始了起草工作。1983年2月7日,中央书记处决定成立民族区域自治法起草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由乌兰夫,杨静仁、李贵、伍精华。云北峰同志组成。组长乌兰夫,秘书长史筠。到1984年全国人大通过《民族区域自治法》时,已是30稿了。

史筠还参与协助许多自治地方自治条例,单行条例的起草工作,以及在国家其他法律条文中涉及民族问题条款的起草、制定等。

十几年来,为帮助一百多个自治地方制定自治条例,他在吉林、黑龙江,内蒙古、新疆、湖南、云南、贵州、青海,甘肃、广西,宁夏等省,区广泛进行了社会调查,积累了大量反映我国民族问题的重要资料,并写出了累计百万字以上的调查笔记和一系列专题调查报告。由史筠同志主持和参与帮助修改的自治条例不下几十个。

一位汉族干部,30多年来对民族地区,对少数民族,对民族工作抛洒了一片爱心,不惜为他们献出自己的一切,因此也受到许多少数民族同志的亲近和爱护,这是何等的可贵啊!

既当官,又做学问,难!缅怀著名法学家、民族史学家史筠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史筠手迹

“我的财产唯有号称一万册的图书”

一面是繁忙的政务,一面是艰苦的学术探索。一个要动,一个要静。怎样使二者协调,相得益彰呢?

“充分利用时间是个关键”,史筠这样认为。他是一个大家公认的勤快人。没有节假日,晚睡早起,千方百计挤时间,利用时间。这就是史先生的硬功夫、真功夫。

史筠会打桥牌,但多年来从不打;会下象棋,但多年来从不下。50年代爱跳舞,后来不跳了。还剩下什么业余爱好了呢?书法、篆刻,买书、读书,做学问,品茶。他出差外地热衷买书,要书,要资料。他家里十分俭朴,但富有的是到处堆满了书和成捆的资料。他不无得意地说: “我没什么财产,唯有号称一万册的图书。”

从1986年起,史筠主编大型系列丛书《中国少数民族文库》,共30本,约400万字。可他实际审阅的稿件大大超过了这个数字。史筠之所以不顾劳累,主编这套丛书,是为了汇集各族学者、专家对少数民族历史和文化的新的研究成果,从不同侧面反映少数民族的历史文化面貌及其对祖国、对世界文化的贡献。去年,这套丛书出齐了,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和好评。这样大的工程,运作之艰难,身心之劳顿,个中的酸甜苦辣又有几个知晓呢?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