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梅山把式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07-26 10:05:52

散文丨梅山把式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文丨李健

在梅山,把式是指精通武功的人。

说到把式,我眼前浮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四爷爷的外孙,我叫他国哥。国哥大名叫谢本国,眼神锐利,走路虎虎生风,人人都说他功夫厉害了得,三五人近不了身。他每次到我四爷爷家里做客,我都追着去看他,眼里充满敬畏。每逢村里的小朋友们或者说是小学的同学们一起吹牛扯谈,我就噘着嘴说国哥是我亲戚,以为能与他扯上关系就有安全感,没人敢欺负,当然也有炫耀的意思在内。国哥原本是个弹花匠,他父亲也是个弹花匠,父子俩成天扛着一张弓在梅山各地弹棉花打被,谋生。

从邻里乡亲的闲谈中,我断断续续获知国哥的武功是从王爷山学来的。他弹棉花弹到王爷山,一个武林世家看上他天赋异禀却把时间精力花在弹棉花这种简单粗活上,太可惜了。梅山人尚武,似乎能成为一个把式是高于一切的事业。他问国哥想学功夫不,国哥求之不得,说当然想。于是,国哥丢掉弹棉花的弓,跟他学武。为这事,他还和父亲吵了一架。他父亲认为,国哥好不容易学了一门技艺,在他眼里,弹花匠是天底下最好的职业,弹锤一响,当得县长,收入可靠,至少不会像别人一样饿肚子。现在竟像猴子一样抓了芝麻丢西瓜,并且学武天外有天,说不定还会惹祸。可是,脚生在国哥身上,他偏不信邪,执意选择学武,他父亲除了生气,一点办法也没有。

就这样,国哥在王爷山一呆就是几年,回来时竟还带着一个美女,是他师父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国嫂。听说她的轻功比国哥厉害,可以追上飞鸟。王爷山在我眼里,简直是个武术圣地,心向往之。常常突发奇想,倘若我能有机会去到王爷山学个一招两式,走遍天下也不怕。

国哥爱打抱不平。

有一回,几个烂仔赌博输了钱,在我们村偷了一条大黄牛,失主找上门索要,他们竟倒打一耙,说那失主血口喷人,拒不承认,反倒把失主暴打一顿。国哥看到失主鼻青眼肿回来,唉声叹气,愤怒地说,这世道反天了,我帮你去看看。国哥找到那几人,那几人并不认识国哥,没把国哥放在眼里,想以多欺少,一窝蜂上,结果被国哥打得跪地求饶,乖乖把牛送了回来。国哥在我们那方山地名声大振。

有些武术爱好者邀请国哥来我们村开班,招徒授艺,我天天躲在窗口观看,很是羡慕。我妈见我这么上心,希望弱不禁风的我,强身健体,帮我交了学费,国哥成了我师傅,也是我的偶像。我暗暗攒劲,好好学习,成为像国哥一样的把式。他先教我的基本功,站桩,然后手把手教防守,攻击。在他班上,我学会了几路拳,沾沾自喜,自以为从此天下无敌,常有意无意在同学们面前施展拳脚,却被高年级的学生摔个四脚朝天,像向天的团鱼翻不过身,窘态十足,无地自容。

后来不时有外地来的武师找国哥切磋武艺,他们一招一式,左右搏击,腾挪,令人眼花缭乱。国哥和我说,他的功夫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坚持不懈练出来的。成功总是属于那些坚持的人。我才知学武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虽然想做把式的愿望没有实现,但我对国哥这样充满梅山血性的把式钦佩有加,也为自己人生路上遇见过国哥而感到荣幸。他身上饱满的精气神总是在艰难曲折中鼓舞着我直面生活,勇往向前。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