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预计11月启动全市第一批约15万辆电动车上牌登记工作

[作者:曾璇 ]      [来源:长沙晚报]      2019-10-31 07:33:05

长沙电动车保有量超百万辆,电动车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屡见不鲜,为强化分类管理消除安全隐患,长沙预计11月启动全市第一批约15万辆电动车上牌登记工作

上牌能否扭转电动车乱象?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聂映荣 张洋子

电动车要上牌,有的还需要考驾照、买保险——这大概是长沙电动车使用者近期讨论最多的话题。

早在去年,长沙电动车保有量就已超过100万辆。事实上,大家平时所说的电动车主要包括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超标电动车四类(以下统称为电动车)。

环保、轻便、快捷是电动车的“可爱之处”,逆行、不按信号灯通行等违反交通法规又成了它的“可恶标签”。今年4月,关于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的新国标先后实施;9月1日,《湖南省电动自行车登记规定》也正式实施。按照长沙交警部门近日发布的信息,电动自行车、超标电动车都要上牌,而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将参照机动车管理,既要上牌,还要有摩托车驾驶证、保险,甚至将不允许在“限摩”区行驶。

记者连日调查发现,电动车上牌率极低,骑行、销售乱象屡见不鲜,部分电动车使用者认为新规太过麻烦。此次电动车上牌,长沙准备好了吗?面对这个“大体量”的管理课题,长沙又会如何推进?

现状 长沙今年查处电动车违法近22万起

长沙街头,随便选个路口,总能看见电动车的身影。

10月28日晚高峰,芙蓉区车站路八一路口,只不过一两分钟的红灯时间,各方向的车道都能迅速“集聚”20多辆电动车,除少量带有脚踏功能的电动自行车外,大部分都是电动轻便摩托车及电动摩托车。

记者在该路口天桥上蹲守半小时,发现除了少数几辆装有“防盗备案号”牌照或交警部门此前颁发的老式小号“电动自行车”牌照以外,大多数都没有牌照。这些无牌电动车的骑行者,既有普通市民,也有不少穿着工作服的外卖、快递小哥。

虽然该路口岗亭旁站着指挥交通的交警,但电动车违反交通法规的行为却屡见不鲜。当日17时43分,八一路西往东方向直行车辆已经开来,车站路南往北方向已是红灯,但两辆无牌电动车骑行者仍不顾危险加速闯红灯,后面一名电动车驾驶员见前两辆电动车闯了红灯,也不顾文明劝导员的劝阻,追上去闯红灯,并在正常直行的车流中横穿而过,既危险又加剧了路口的拥堵。旁边的文明劝导员甚是无奈:“他们就是仗着电动车没牌照,随便怎样都不会被罚。”

除闯红灯以外,电动车随意变道、违规载人等情况也极为常见。记者发现,每当红灯变为绿灯,20多辆电动车“一窝蜂”一般争先恐后在多条车道上随意变道。虽然电动摩托车有转向灯,但很少有变道前打转向灯的。另外,短短半小时内,记者就发现五六起骑共享电动自行车违规搭载成人的情况。

电动车违法行为已成顽疾。记者从市交警支队获悉,交警部门不仅从去年12月开始在全市20个主要路口开展“电的”、快递、外卖等三类电动车交通违法重点整治,更在今年将电动车违法整治列入常态管控,重点查处闯红灯、逆向行驶、违法安装伞具、占用机动车道、搭载多人等五类电动车严重交通违法行为。今年截至10月29日,已查处电动车违法219613起。

困扰 无牌超标车已成交通安全大隐患

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信息显示,我国是全球电动车生产和销售第一大国,目前保有量约2亿辆。近年来,电动车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越来越快,部分指标超出了原《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的规定(以下简称旧国标)。

旧国标规定,电动自行车最高车速不超过20km/h、整车重量不超过40kg。但工业和信息化部统计显示,全国当前最高车速超过40km/h、重量超过70kg的超标车比例接近七成。

长沙面临同样困境。长沙交警部门数据显示,2007年,长沙电动车保有量为25万辆;截至2018年底,长沙电动车保有量已超百万辆,11年增长超过3倍,超标车不在少数。此外,近两年来共享电动自行车数量也急速增长。据不完全统计,长沙已有哈啰出行、享骑、街兔、小遛、叮当出行等多个品牌共享电动自行车,仅哈啰出行这一个品牌就有6万余辆。

数量快速增长但又缺乏管理的背后,还有无牌超标车盛行、随意违反交通规则等因素叠加,让安全隐患如影随形,众多电动车事故触目惊心。

去年8月,雨花区跳马镇洞株路,2名老人骑无牌电动车闯红灯,与一辆正常行驶的车辆相撞,1人当场死亡、1人送至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全国共发生电动自行车肇事致人伤亡的道路交通事故5.62万起,造成死亡8431人、受伤6.35万人,电动自行车肇事致人伤亡的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年均分别上升8.6%和13.5%。众多事故中都有超标车的身影。

在此背景下,今年4月,电动摩托车新国标以及“史上最严”的电动自行车新国标相继实施,改变我国长期以来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等电动车混为一谈的局面,并强制禁售超标电动车。9月1日起,《湖南省电动自行车登记规定》正式实施,并设置了新旧标准交替的3年过渡期。记者从市场监管、交警等多部门获悉,所有种类的电动车都统一登记上牌管理,且长沙已要求停产停售超标车,2023年3月1日后禁止超标车上路。

走访 新车资料数据合格,实际车速却超标

新国标已实施半年,电动车相关企业有何变化?记者走访发现,电动自行车生产行业已经进入转型和洗牌期,一批落后品牌被淘汰,不少电动车品牌正积极拥抱新国标。

不过,新旧交替,市场乱象依旧存在。连续多日,记者以顾客身份走访了雨花区高桥火焰大市场电动车城。

“现在卖的都是新国标电动车。”车城6区12栋一家知名品牌店的老板向记者推销一款电动轻便摩托车,并展示了相关合格证等资料,最高车速45km/h符合标准。但该店老板称,这款车最高车速其实可超过新标准的50km/h,“有些顾客觉得还能够更快一点。”当记者表示担心车辆实际超标会导致以后无法上牌,该老板称,以后上牌时,交警只会看资料数据,并不会去检查实际车速。

按照新国标,电动自行车的最高车速应≤25km/h。但该栋另一家店的老板却告诉记者,他售卖的一款电动自行车,合格证上最高车速标注为25km/h,但实际在30km/h到40km/h之间,超速时车会发出报警声,“你把报警器拆掉就没声了。”而5区9栋一位店老板直言,顾客如果想要车开得更快一点,可以直接调快。

该车城6区11栋一家店内,记者看了一款带有脚踏板的电动自行车,合格证上面并无最高车速等相关信息,说明书将该车命名为新能源电动车,店老板称这车每小时最快能跑三四十公里。当记者提出关于25km/h的新国标时,她说:“都按这个标准,那好多车都不合格!”

相比新车,二手车销售更加随意。6区10栋一家电动车配件批发店门外摆着二手车售卖,店主称这车没有合格证、税票等资料,“假如被交警扣了,你去补张税票,再到打印店做一张合格证就行了,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

观点 有人嫌麻烦,有人怕“限摩”

按照长沙相关规定,2020年3月前,超标电动车、符合新国标的电动自行车、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这四类电动车,需要上不同类别号牌才能上路行驶。其中,电动轻便摩托车、电动摩托车还将参照机动车管理,骑行者需要取得摩托车驾驶证、购买保险,并不得在长沙“限摩”区域行驶。对此,电动车使用者们有很多不同看法。

“要求上牌,我们肯定上,要不然老被交警抓也不行。”市民何良义每天都骑着电动摩托车送孙子到岳麓区阳明小学上学,他家到学校没有直达公交车,家里买不起轿车,停车也不方便,用电动车是最经济划算的办法。他对新规表示理解,认为这能规范管理,有利于自身安全,“但按规定,骑电动车还要考驾照、买保险,太麻烦了,估计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办。”

骑电动摩托车送外卖3年多的胡勇黎认为,上牌办保险虽然麻烦但不是主要问题,他更担心,长沙把电动摩托车纳入“限摩”,会让长沙一大批外卖小哥难以正常工作。“现在长沙送外卖骑的电动车时速都超过25公里。”胡勇黎解释,由于送外卖赶时间,他们既不可能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或开轿车工作,也不可能骑着车速慢的电动自行车送外卖,“管理部门应该要考虑到我们这些人的现实需求。”

哈啰出行湖南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的共享电动自行车均符合新国标,上牌既有利于对自身车辆的管理,也有利于相关职能部门对骑行行为进行监管,减少违法行为的发生,他们还将通过多种方式引导用户遵守交通法规。

“长沙相较于其他城市,在电动车保有量上其实算规模比较小的,这是新国标落地的有利条件。”长沙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会长高勇认为,规范电动车管理将引导行业有序发展,他们将督促企业落实上牌条件。

建议 电动车管理需匹配多元交通需求

一方面是上牌、考驾照、买保险、“限摩”等多方面更严格的管理要求,另一方面是电动车社会需求量大但管理基础差的现实状况,接下来的管理该如何推进?

长沙市人大代表陈树长期关注城市交通问题,他说,电动车到底该当成非机动车还是机动车,此前一直未明确,导致其长期处于管理的灰色地带。如今,电动车根据质量、车速等标准分类后,分别按照非机动车、机动车进行管理,这是更科学合理的做法。

“但相关部门在接下来的管理过程中,应基于城市多元化的交通需求来做适当调整。”陈树说,随着城市经济社会的发展,市民个性化、多元化的交通需求与日俱增,公共交通工具难以充分满足大众点对点的交通需求,对于部分市民通勤特别是快递外卖等行业来说,私家小车也不合适。类似电动摩托车这样的私人小型交通工具是必不可少的,这一需求难以用规制行为来转移、取消。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车速相对较快的电动摩托车,相关部门如沿用以往的‘限摩’举措来堵控,难度会比较大。”陈树表示,长沙最早“限摩”时,虽然控制了燃油摩托车的增长,对交通管理产生了一定的正面作用,但有上述交通需求的人群迅速选择了电动车,其数量甚至远超当时的燃油摩托车且交通违法行为屡见不鲜,当时“限摩”的正面作用已被电动车带来的负面作用覆盖,“如果再在中心城区禁止电动摩托车行驶,市民这些交通需求势必会通过另一种方式去满足,又会带来新的管理难题。”

陈树建议,交警等相关部门可考虑学习北京市采取总量控制的办法来替代“一禁了之”的办法。并将上牌、查处等工作落实到位,既注重疏堵结合也更为人性化。而作为使用电动车的市民,也应该认识到,虽然上牌、考驾照、购买保险会需要更多时间成本、经济成本,但这既是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及城市交通管理的需求,更是个人安全的需要,“对电动车采取更严格的管理是大势所趋,只有这样,城市的交通环境才会越来越好。”

高勇也认为,电动车管理不应“一刀切”,不妨从城市规划、配套设施、科技手段等多方面,管控生产、销售、出行等行为,探索解决电动车问题的“治本之道”。

行动 即将启动上牌,推进规定出台

电动车怎么管,考验的是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自新国标实施以来,长沙围绕电动车管理的各方行动也陆续展开。

长沙交警部门已多次组织行业协会、邮政快递、外卖企业会商,开展全市合标电动车、非标电动车数量摸排及上牌点规划。目前,长沙电动车各类号牌进入招投标程序,全市上牌点的布置也基本完成,预计11月启动全市第一批约15万辆的电动车上牌登记工作,上牌对象包括全市邮政快递、外卖等行业电动车,群众新购置的合标电动车以及存量合标电动车以及共享电动自行车。

今年8月,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启动电动自行车专项整治,包括共享电动车在内,严禁企业生产和销售不符合新国标的产品,督促企业进行CCC认证管理,严查生产企业无证生产、超出强制性产品认证范围生产、非法改装电动自行车等违法行为。

长沙也在加快推进电动车管理的相关办法出台。10月11日,市长办公会审议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电动自行车和电动车管理的规定(送审稿)》。会议要求,制定出台相关管理规定要充分征求市民意见,确保既满足绿色出行要求,又有效消除安全隐患。同时,要立足市内各种交通工具出行管理,对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电动车、机动车等强化分类管理,系统制定管理办法,实现“车、人、路”协同管理。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