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的表情丨趣人何处笑春风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10-31 08:49:51

一本书的表情/何不为篇

一本书的表情丨趣人何处笑春风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趣人何处笑春风

文丨何不为

那天,朋友组了饭局,电话过来。“多年不见,聚一个?都是熟人咯。”

去了,果然熟,比桌上烧辣椒皮蛋还熟,都熟出花来。唯一位熟法不同,不是面熟,而是耳熟,同乡名作家叶梦大姐。

老家益阳,丘陵贫瘠,文脉也不够繁盛。何凤山、胡林翼等人,不很入得先进乡党的法眼,遂祭出三周故里来撑撑门面。作家叶梦,颇有盛名,乡党说起,与有荣焉。

说起叶大姐,虽云耳熟,也还眼熟。相遇之前,已借微信,神交甚久。头次细读叶大姐文字,是她笔下三周,朋友转的。关于三周的文字以及三周自己的文字,有如浸水三日的白萝卜,寡淡。到得叶梦笔下,却是新鲜带黄泥的白萝卜炒出了肉滋味,有趣得紧。

更妙的是,读完叶梦笔底三周,发现多了一个同识,大有独行荒野而遇同路人之喜。

如此,有同乡同识联保,与叶大姐便自来熟了。

年前,互加微信,大姐正捉人对藏头对子,还要自己写成书法作品寄过去。她邀我也来玩,我便也凑个趣,联云:

叶底经纬,也知春秋岁月;

梦乡脉胳,还看苦乐年华。

一本书的表情丨趣人何处笑春风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书法可不敢写,便托了肖仁福兄代劳。三脚猫联语配四脚猫字,便七分有趣了。

初次面见,也不陌生。“叶大姐好!”

叶大姐见我头一句话:“大名鼎鼎的何不为,我不认识,罪过呀!”

这话,听着无趣。肯定是桌上哪只松花蛋儿,死不瞑目,魂灵附体于某位熟客,把我做过的各种恶,大肆宣扬了一番。大名鼎鼎和恶名远扬,其实并无区别,就如同永垂不朽和遗臭万年。不同处,在于你站哪面,正面或者反面。

饭醉由头,大伙儿聚着庆贺叶梦大姐,新产出一大孩儿,名之曰:《百手联弹》。

这部大书,很厚实。这些天,很火爆,京东热卖,当当架上了!

朋友圈里,更是火烧三分天下,热气腾腾。

叶梦用二十余年时间,采访到一百位画家,请其给自身绘个自画像,写就一百个叶梦眼里作家艺术家的模样。这事,颇有神农尝百草之感。劳其筋骨,累其手脚,十分让人佩服,相当需要人缘。

书里面,文学艺术的金银铜铁锡粉们,对每个篇章的各种精彩呼应点评,也九分有趣。

读一本书,见识见识数百位写手的不同文字风采,其中不乏名媛名家,趣味,何其多芳。

《百手联弹》,署名作者叶梦。其实,里头还有数百位也有名的作者。百幅名家速写漫画,算免费加赠。

一本书的表情丨趣人何处笑春风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叶梦本身,也很有趣,过了花甲依旧是花儿灿烂,小姑娘的做派。和一群孩子,亲昵若闺蜜,情动处,咯咯咯做处子笑。

书写百人,我熟悉的,有十几个。这些章节,全看了一遍,会心处,不禁莞尔,拍完阑干拍大腿。我读人物小品,尚算多的。叶大姐这个,别有味道。

联弹里写到的姜嗲,也是趣人,白天是大师,深夜是大粪,不对,大喷。谁抢他话,喷死你。长沙作家里段子王之一,《那人那山那狗》的生父彭嗲,专和同行文学女青年讲乡下鬼故事。

伟哥顿哥水哥怀亮小哥哥,都网罗里头,这帮趣人,长沙城的文趣,半壁江山不少。

“一包烟钱,换来识识几百位有趣的朋友,不到五毛一个,划算!”这是一位当场买了数十本书,让叶大姐一一签名送朋友的商人,很商业的评价。

读书的大乐趣,是从中找到同识。或人,或事,或态度,或行为,或见地,或美丑。这些,《百手联弹》中,我都有找到。

叶大姐当场送本书与我,兴许是缘于我寄了她一幅肖仁福老师的字,当礼给回了。作家送人自己的书,被送者愿意看,惠与被惠能有珠连,自然是同与有荣的趣事。不过,作家还是要尽量少送自己作品给朋友,尤其是领导朋友。人生,总体来说,是有苦有乐的。趣人趣事,不可能天天时时呈现,那样的话,就成说书茶馆,变天上人间了。何况,书若多了,还是很占地方的。早些年,我从废品店,收了好些本湖南名家签名送出版局刘局长的书。

和叶大姐聊天,我吹牛:陌生朋友,只要读过他十篇以上原创文字,对某人的了解,便大体八九不离十。交往熟悉,屡验不爽。文如其人,裙底裤下,大小藏不住。

最怕闷葫芦,荒笔底,认识了,也不知深浅高低。

叶大姐说:“我不用,见一面,看一眼,便透了。”

如果,此话当真,叶大姐应是X光机,我在她眼中,不过是一具行走的骷髅而已。

诚如是,这本书,该叫《百面神窥》。叶大姐,便是袁天罡二世。 当炉有酒,无雪入诗。霾城累日事,眼目亦昏昏。好借叶大师慧眼神窥,且看那新知旧雨素稔陌路人等,各色皮相之下是何有趣魂灵。

作者简介:何不为,作家、诗人,居长沙

叶梦评点何不为

人生难得有同识

不为兄这篇表情色彩斑斓、调性复杂,像多重奏亦像小型交响乐,让人获得阅读快感的同时得到作者观念的感召。

老派的评论倚重理论阐述观点,行文难免落套,像戏剧中老生的长篇道白;新派的评点语言或许活跳生猛,有时也会失之单薄,像串台的烧火丫环,打起毛脚风风而来火火而去,读之有味,难耐细嚼。

何文新开何体,亦庄亦谐,文白夹杂,有观点有思想有独见。对人物的刻画则倚重个人直觉感受,直取其魂着笔。

曾读何不为的五言长诗《夜梦》,他以五言诗吟唱当代史得失,直抒独见的胆识,让我惊叹。这样的题材用诗歌概括尚属不易。

《夜梦》让我想起汤鹏(海秋)。汤海秋是近代史上将古文做到极致的人,也是将中文史上各种体裁诗歌几乎全部創作实践一遍的人。近人多以成功学的世俗眼光来评价晚清诸雄,独独有意忽略汤海秋。

何不为有一点汤鹏余韵,但他却没有读过汤海秋,大憾!

面对何不为,我的"一眼便透"的阅人术已经失灵,他是一位不容忽略的复杂个体,正如他的文字,色彩斑斓调性复杂。我在没有读懂他之前已经被他感动,兴许他的价值观与我不尽相同,但他引我为同识已经让我感觉亲切温暖。

2017年12日14日

读者评论

李怡:@叶梦  何不为篇,无论初版、改版,都很有味!何先生应是个有趣有识的人,非常认同他的“同识”说,以及对益阳三周的点评。巧得很,我最初读叶梦老师的文章,也是从“三周”开始的。透过《七坛甘草梅》,我看到了叶老师的真实、正直、悲悯,以及独立的思想,不禁对她肃然起敬,从此成了她的粉丝。

孟泽:何不为这刁民竟然一手好文字!

唐风:@叶梦 何不为,我不熟。有所不为方能有所为,不是吗?瞧这文笔,不为而为之,几多有味咧!值得我点赞!

徐天舒:这个点,疲惫的回家,连着只睡三个小时的两天还是有些受不住的。疲惫又没有胃口的饥饿的夜,好奇怪的会想起不为兄。因为和他吃饭总是山野气的奢华,光膀子的一本正经,还有戏谑的一言九鼎。叶老师说她的一眼看人法到不为兄这里失灵,实在是因为这样奇怪组合的人,也只有这么一个,没必要为他专配。

徐红晖:何不为的文字不奢华、不艳丽,却有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有趣与生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与《百手联弹》的渊源,太厉害!

聆涵:何先生的文字功夫了得[强][强],既风趣幽默,又犀利持重,是表情系列迄今为止最喜欢的文字。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