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抗战老兵志愿无偿捐献遗体:最后还做一点贡献

[作者:李 慧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10-31 11:16:28

94岁抗战老兵志愿无偿捐献遗体:最后还做一点贡献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10月31日讯(记者 段涵敏 通讯员 唐梦辉)10月的最后一天,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94岁的仲振江老人如往常一样,翻开已经书皮掉色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汇编》,里面的内容脱口而出。就在前几天,在儿女的支持和陪同下,他完成了自己一个最大的心愿:遗体和人体捐献登记手续办理,成为一名94岁高龄的遗体捐献志愿者。

13岁参加革命,没日没夜救治伤病员

仲振江是河北人,出生于1925年,不到13岁时在济南军区独立团入伍,父亲是班长、哥哥是通讯员,都在一个团当兵。

94岁抗战老兵志愿无偿捐献遗体:最后还做一点贡献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1943年,时任看护副班长的他两次在得知日军即将扫荡的消息后,连夜带领10多名伤病员迅速转移到20多里地外的农村,一个人每天负责伤员的换药、治疗以及生活护理,由于他的精心照料和机智掩护,一个月后十几名伤员全部归队,无一伤亡,他因此获得冀南三分区“甲等模范”表彰。

他常常回忆起他所在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的战争岁月,作为刘邓大军的主力,1947年6月30日晚渡黄河,天上有飞机轰炸,地上有国民党追兵,经过黄泛区的时候,遍地淤泥,积水没膝,他始终守护在伤病员身边。挺进大别山,遇上严寒没有棉衣,晚上挖地洞、盖稻草,那样的艰苦岁月,他护理的伤病员损失最小。

他深刻地记得1951年在第六十六预备医院,医院接收抗美援朝志愿军伤员,没日没夜地组织医务人员开展救治……

他说:“我只有一个念想,就是和伤病员同生死”。

“我虽然老了,但还是共产党员,要听党的话”

仲振江转业后曾任长沙市第三医院副院长、办公室主任,1985年离休。

94岁抗战老兵志愿无偿捐献遗体:最后还做一点贡献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与很多老年人“入土为安”的观念截然不同,仲振江认为,“遗体捐献国家很需要”。他说:“我一辈子都在做医疗卫生工作,都是在干革命,我要革命到底,最后还做一点贡献。

2019年8月1日,仲振江将一份材料交到党委办主任李毅芬手上。

“我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伟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为报答党和祖国对我长期的培养和教育,我决定百年以后一不开追悼会,二不搞遗体告别。我志愿在我百年以后无偿捐献遗体、器官、组织,用于临床、研究和教学,以挽救他人的生命,为社会做出贡献。”

这是一份发自肺腑的遗体捐献志愿书,落款除了仲振江,还有他4个子女和妻子的签字支持。

其实,3年前,他就萌生了这个想法。仲振江说,当时就写了报告,又觉得自己身体还行,没有上交给组织。“这几年老是病,身体差些了,说不定哪天就不行了。”他说,几经考虑后,他跟老伴、儿女商量就把遗体捐献志愿书交了。

第一次谈到遗体捐献时,儿女们一时情感上不能接受,后来经不住他的一再坚持,儿女们也都理解了他,表示尊重他的意愿,今年10月陪同他办理了捐献手续。

有着75年党龄的仲振江,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虽然老了,但还是共产党员,要听党的话”。每次医院离退休党支部过组织生活,他都准时参加并发言。

2018年4月,阴雨湿冷寒气未退,他因感冒发烧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缺席了当月的组织生活会。出院的第二天,身体还未完全康复,93岁高龄的他冒着大雨,把开会时要交的党费送到支部宣传委员吴巧明同志手上。他说:“我最近身体不好没来开会,不在自己医院住院,是不想麻烦你们来慰问我,今天特地来补交党费,向组织说明一下情况。”吴巧明握着他打点滴淤青还未消退的手,提出送他回家,他坚决地拒绝了,一个人颤颤巍巍地坐上了公交车。

仲振江生活简单,他拒绝了儿女为他们请保姆,老两口住在两室一厅的单位老房子,家具朴素,晚餐就是烙个家乡特色的饼。他说:“我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身后事就简单地处理,遗体捐献这个事就很简单,我不在乎身后名,不图什么。”

耄耋之年,他仍坚持每天跑步、洗冷水澡,一直坚持到5年前。他说:“这是当年革命工作养成的习惯,把身体锻炼好不耽误大家干革命,我活过了大多数人,现在生活条件都很好,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很满足了。”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