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爱:“终必为劳动运动一死”

[作者:吴武林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11-02 07:02:14

【红色档案】

黄爱:“终必为劳动运动一死”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上图为“黄庞精神不死”纪念章(右为黄爱,左为庞人铨),原件现存于长沙市博物馆。

黄爱:“终必为劳动运动一死”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上图为湖南劳工会成立宣言,原件现存于湖南省博物馆。梅小平 供图

湖南日报记者 刘笑雪 通讯员 王明贵

【档案故事】

“醉死沉沉的劳工!一场噩梦,也应该要惊醒了……只须我们能够结合强有力的团体,自觉自决——朝着光明的路上走去……”湖南省博物馆内,陈列着一份泛黄的《湖南劳工会的宣言》。铿锵字句中,可以窥见革命年代湖南工人运动的风起云涌。

省博物馆向北不到5公里,长沙博物馆里展览着一枚纪念章。纪念章上,黄爱和他的挚友庞人铨眼神坚毅,“黄庞精神不死”几个大字格外醒目。

“黄爱是湖南劳工会的主要创始人,他与庞人铨一道,为工人运动流尽了最后一滴血!”10月底,曾就职于常德市武陵区委党史办并主笔《黄爱传略》一书的梅小平,向记者解释两件文物之间的关联。

跟随梅小平的讲述,沿着黄爱的革命足迹,百年惊心动魄的岁月如画卷徐徐展开,记者从湖南工人运动尚为一星火种的时代重新出发,触摸革命者滚烫的初心。

创办湖南劳工会

黄爱,字正品,号建中,1897年9月出生于原常德县芦荻山乡小井港村。1913年至1919年,他先后到湖南甲种工业学校、天津直隶专门工业学校(今河北工业大学)求学。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黄爱走出教室,怀着满腔热血投入到这场反帝反封建爱国运动中。当年5月14日,“天津学生联合会”在周恩来的倡议下成立了,黄爱被推选为学联执行部成员,带领天津学界积极投身五四爱国运动。他还应邀出任《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编辑。

梅小平介绍,五四运动后,各种工人运动团体、组织应运而生,黄爱逐渐意识到仅仅依靠学生力量太过薄弱,必须对工人进行启蒙和组织。1920年9月,他回到湖南开展劳工运动。

“当时,黄爱在湖南的同学多为劳工,他们希望建立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工人组织。”梅小平讲述,在这样的契机之下,黄爱在何叔衡主编的《湖南通俗日报》上发表了《告工友书》,呼吁劳工们组织起来,“为改进物质生活,增进文化知识而奋斗”。

《告工友书》如同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好友云集长沙,其中就有黄爱在湖南甲种工业的同学庞人铨。庞人铨,字寿纯,湘潭县人,曾经参与过驱除军阀张敬尧的“驱张运动”。由于一致认同“劳动运动是改造社会的关键”,久别重逢的黄、庞二人相谈甚欢,很快成了挚友。

1920年11月21日,在何叔衡、林伯渠等人的帮助下,湖南劳工会在长沙教育会坪召开成立大会,黄爱被公推为大会主席。自此,湖南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劳工团体宣告成立。

向共产主义靠拢

1921年上半年,成立不久的湖南劳工会将湖南第一纱厂作为开展工人运动的主战场。

梅小平介绍,湖南第一纱厂原是公有纱厂,于1917年被北洋军阀湖南省政府廉价租给华实公司,又于1921年被华实公司暗中转租给湖北买办赵子安。

1921年3月8日,黄爱、庞人铨等发表《反对纱厂商办》一文,对第一纱厂“完全的利益都归到几个商人荷包”表示“誓死反对”,号召将第一纱厂收归公有。4月13日,湖南劳工会组织近3000名工人学生示威,但被时任湘军总司令兼湖南省长的赵恒惕派军警逮捕、驱散。4月28日,黄爱只身前往赵恒惕处准备与其作面对面的斗争,却被捕入狱。6月8日,赵恒惕在舆论压力下被迫释放黄爱。

组织开展工人运动的过程中,黄爱在毛泽东、何叔衡等人的影响下,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了更深的了解。 1921年冬,黄爱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他和庞人铨接受毛泽东“小组织,大联合”的建议,将湖南劳工会进行改组,制定了新的劳工会章程。

“改组后的湖南劳工会被纳入中共湖南支部领导,以全新的姿态活跃在政治舞台上。”梅小平告诉记者,改组后,湖南劳工会于1921年12月组织开展了反对华盛顿会议(又称太平洋会议)的万人游行示威活动。这次大游行后,黄爱、庞人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大牺牲,大成功”

早在1921年出狱时,黄爱就曾对去接他的工友们说,自己“终必为劳动运动一死”。

“他以行动和生命,践行了自己的铮铮誓言。”梅小平神情凝重地介绍,1922年1月,农历年关将近,湖南第一纱厂的工人们盼望厂方发给年终双薪,却被厂方一口拒绝。1月13日,厂方贴出布告,称年终奖金“按技工铜元一千文,学徒铜元五百文发给”,愤怒的工人当天就进行了罢工。第二天,赵恒惕宣布实行厂区“特别戒严”,军警肆意殴打、侮辱工人。1月15日,湖南劳工会提出抗议,要求从工厂撤走军队。

1922年1月16日晚,等待与厂方有关代表进行协调的黄爱、庞人铨等人被赵恒惕手下的军警逮捕。第二天凌晨,积雪未化,北风哀号,黄爱、庞人铨被刽子手们秘密押至浏阳门外识字岭下。庞人铨很快被杀身亡,黄爱被连砍3刀后仍拼尽全力高呼“大牺牲,大成功”。他们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大片雪地。

黄爱、庞人铨的牺牲震惊了湖南劳工界,并在全国迅速激起强烈反响。毛泽东在船山学社先后两次为他们召开追悼会;周恩来为此愤怒地写下《生离死别》一诗;李大钊在《黄庞流血记序》的文章中写道“黄、庞两先生用他们的血为我们大书特书了一个新纪元……”

岳麓山穿石坡湖畔,由花岗石砌筑而成的黄爱、庞人铨墓庄重肃穆。来到采访的最后一站,记者脑海中浮现出邓颖超为纪念两位烈士而作的《复活》一诗,里面有几句这样写道——

“虽然他俩死了,准备着吧,使着无数的他俩复活呀!”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