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老兵志愿捐献遗体

[作者:吴武林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11-02 07:16:05

“我不在乎身后名,不图什么”

94岁老兵志愿捐献遗体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段涵敏 通讯员 唐梦辉

10月31日,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明媚温暖。长沙市天心区涂家冲的一栋单位宿舍楼里,94岁的仲振江老人如往常一样,翻开书皮已经掉色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汇编》,里面的内容他脱口而出。就在前几天,在儿女的支持和陪同下,他完成了自己一个最大的心愿:办理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登记手续,成为一名94岁高龄的遗体捐献志愿者。

仲振江是河北人,出生于1925年,不到13岁就在济南军区独立团入伍。他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作为医疗护理人员曾救治过很多伤病员。转业后,他曾任长沙市第三医院副院长,1985年离休。

“我一辈子都在做医疗卫生工作,都是在干革命,我要革命到底,最后还做一点贡献。”与很多老年人“入土为安”的观念截然不同,仲振江反复强调,“遗体捐献国家很需要。”

2019年8月1日,仲振江将一份材料交到长沙市第三医院党委办主任李毅芬手上。

“我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以及伟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革命。为报答党和祖国对我长期的培养和教育,我决定百年以后一不开追悼会,二不搞遗体告别。我志愿在我百年以后无偿捐献遗体、器官、组织,用于临床、研究和教学,以挽救他人的生命,为社会作出贡献。”

这是一份发自肺腑的遗体捐献志愿书,落款除了仲振江,还有他4个子女和妻子的名字。

其实,3年前,仲振江就萌生了这个想法。“当时就写了报告,又觉得自己身体还行,没有上交给组织。这几年经常病,身体差些了,说不定哪天就不行了。”仲振江说,几经考虑,他跟老伴、儿女商量后就把遗体捐献志愿书交了。

第一次谈到遗体捐献时,儿女们一时情感上不能接受,后来经不住父亲的一再坚持,都表示理解和尊重他的意愿。

长沙市第三医院离退休一党支部宣传委员吴巧明回忆,有着75年党龄的仲振江,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我虽然老了,但还是共产党员,要听党的话”。每次医院离退休党支部过组织生活,他都准时参加并发言。

2018年4月,仲振江因感冒发烧在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缺席了当月的组织生活会。出院的第二天,身体还未完全康复,他就冒着大雨,把当月要交的党费送到吴巧明手上。他说:“我最近身体不好没来开会,不在自己医院住院,是不想麻烦你们来慰问我。今天特地来补交党费,向组织说明一下情况。”吴巧明握着他打点滴淤青还未消退的手,提出送他回家,被仲振江坚决拒绝了。最终,他一个人颤颤巍巍地坐上公交车回家。

仲振江生活简朴,他拒绝儿女为他请保姆,老两口住在两室一厅的单位老房子里,家具朴素,晚餐就是烙个家乡特色的饼。耄耋之年,他每天跑步,洗冷水澡,一直坚持到5年前。

他说:“比起牺牲的战友,我很满足了。我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身后事就简单地处理。遗体捐献这个事就很简单,我不在乎身后名,不图什么。”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