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杂谈丨《烟波江上》的那只鸟

[作者:刘瀚潞 ]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2019-11-02 09:19:35

艺苑杂谈丨《烟波江上》的那只鸟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姜坤作品《烟波江上》。

文丨周实

姜坤有画《烟波江上》。

画面上,一只鸟,湿漉漉地蹲伏在一根风中的芦苇上,颈脖向前探伸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下面,尖喙利得像把匕首,翅膀欲张未张的,仿佛就要一冲而下。它下面有什么呢?不用说,就是鱼。妨碍它的是什么呢?当然就是烟波了,“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我细看着这只鸟。看着,看着,渐渐的,我觉得我在变小。一点,一点,一瞬间,小得那么一冲而下,竟变成了这只鸟。那鱼呢?没捉到。跑掉了。或者说是消失了。于是,我又飞起来,落到那根芦苇上。我的心,好沮丧,沮丧得都忧郁了。

我一边放眼这个世界,一边将小小的自我锁进了自己的内心里。我等待,等待着,就像人们仰望天空,看有没有暴风雨。随着树叶由绿转黄,太阳躲进寒冷的云中,我的心也变得忡忡忡忡的。忡忡我和你,看上去虽没有隔阂,实际上却隔阂很多。这隔阂也算得是世间的一种存在吧。当这存在超越肉体是否就变成精神了?隔阂是否也是精神?

记忆在我眼前闪烁,一切模糊而寂静。我的脑子这样寂静,心却像那葵花绽开,亲昵的动作和皮肤,散发太阳一样的光芒。

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如何才能如意呢?每个人在这个世上能够得到多少爱?爱的质量,还有数量,你说怎样才能衡量?这个世上无人知晓。我曾反反复复想过与你见面的各种情形。早晨,傍晚,还是夜深?结果,最终,还是朦胧,心里有的只是郁闷。郁闷得难过,郁闷得想哭,在我心里哭。哭是与生俱来的,不哭是后天学会的。

爱可使你的生活更好,也能使你的生活更糟。爱虽然甜蜜,而且很美好,但也并非如人所说那么的稀罕和重要。爱确实能孕育一切,但其中也包括了与你愿望相反的东西。

城市的天地是白色的,同时也是灰色的,绿色还是很少的。在那戾气飞扬的钢筋水泥的大楼上,晨光每天都在努力露出它的那张脸来。太阳呢,则悄悄,一眨眼就无踪了。

也许是难以忘却吧,你要继续前进的话,只有善于忘却才行。

在我看来,人的如意,还有爱的那种到来,最好是不知不觉的,也是无需思量的,就像有人穿过烟波,猛地一下扎进江里,扎进滚滚的漩涡里。

有些事情不可改变,就像雨。只要树上的树叶还在,那么雨打树叶的声音就会照旧,不会改变。斯人已去并不意味他的故事就已结束,爱情突来又预示着新的矛盾正在开始。

能做某事和想做某事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有水滴到我的头上,是落雨。心里想到雨,马上就有雨。雨珠在那地上跳着,院子里面热闹起来,仿佛一群人,大声惊呼着,往那屋里跑,身后留下一串问号。

在问什么呢?屋外有什么?

只有暴风雨。有人在回答。

天空一下雨,地就不明了,天地也不磊落了,烟波就更厚重了。雨就像是一道帘幕,拦在人与万物之间,隔在物与万物之间,之间除了之间之外,还会有些什么呢?

屋外怎样了?有人又在问。

风暴过去了!有人又回答。

风暴过去了,雨却还在下。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