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

[作者:杨兴东 ]      [来源:澎湃新闻]      2020-03-14 07:38:45

当地时间3月13日下午3时(北京时间14日凌晨3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新冠肺炎疫情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同时将释放500亿美元救灾资金,用于协助各州和市政当局控制疫情。

截至美东时间12日下午4时,美国46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特区共有167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包括41例死亡病例。截至12日傍晚,有3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据媒体此前报道,特朗普11日在白宫召开卫生官员紧急会议商讨对策时,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致信特朗普,要求宣布国家进入新冠肺炎疫情紧急状态。彭博社13日早些时候报道称,特朗普将依据1988年的《斯塔福德法案》(Stafford Act)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这可让联邦政府调集更多资源抗击疫情,也使得联邦政府为各州和市政当局提供更多援助成为可能。与此同时,这标志着特朗普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判断的一个象征性转折点。

《斯塔福德法案》是什么?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对此,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综合《纽约时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侨报网、环球网等媒体进行了梳理。

《斯塔福德法案》是什么?

《斯塔福德法案》全称《斯塔福德灾难与紧急援助法》(Robert T. Stafford Disaster Relief and Emergency Assistance Act),于1988年通过,属于美国联邦法律。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法律授权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在“自然灾害”期间有系统地向州和地方政府提供应对灾难的援助,并协调国家的应对行动,包括调动联邦基金。

FEMA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内的一个机构,控制着国会为救灾拨出的超过400亿美元的联邦资金。FEMA可以使用这笔资金来帮助建立医疗设施、运送患者,以及用于其他措施。FEMA通常与自然灾害的响应措施相关,该机构也可以应对流行疾病。

根据《斯塔福德法案》,美国总统可作出两种声明,一种是“紧急状态”,即特朗普此次宣布的状态;另一种是“重大灾难”。这两种状态都由FEMA负责。此前在1月31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宣布,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构成美国公共健康紧急事件。该部门是此前美国应对和防控疫情的主要负责机构之一。

12日,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对记者说:“根据《斯塔福德法案》,我们拥有非常强大的紧急权力。”

“实际上,我已经记住了这些权力。如果我需要做某事,我会去做。我有权做很多人们甚至不知道的事情。”特朗普补充说。

特朗普自2017年担任总统以来,已多次援引《斯塔福德法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如应对加州大火等。2000年,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也曾使用《斯塔福德法案》紧急状态来支付蚊帐费,以应对新泽西州和纽约州爆发的西尼罗河病毒。

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

特朗普对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的声明,结束了白宫内围绕这一议题持续数周的辩论,特朗普的高级助手对是否有必要根据《斯塔福德法案》宣布紧急状态一事存在分歧。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一些人担心这一声明将导致金融市场的恐慌。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通常而言,紧急状态是指出现了突发性的危机,在较大时空范围内严重威胁到公民生命、健康、财产安全,影响国家政权机关正常行使权力,必须采取特殊的应急措施才能恢复正常秩序的特殊状态。

引发紧急状态的因素主要包括严重自然灾害、重大人为事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社会动乱、恐怖事件等。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意大利、西班牙等多国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

长期以来,美国总统在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方面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在宣布紧急状态时可以动用一系列紧急权力。

去年2月,特朗普就曾因建造美墨边境墙的资金不足问题宣布进入全国紧急状态。但当时他所依据的,是1976年水门事件后由时任美国总统福特签署的《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该法界定了美国总统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权力,明确了国会对总统宣布紧急状态的制衡机制。不过该法对总统宣布紧急状态只是做了程序性的规定,并没有具体说明到底在什么条件下总统可以宣布紧急状态。在由《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声明的国家紧急状态下,美国总统拥有至少136项法定紧急权力 ,涵盖从军事、土地使用到公共卫生和农业的方方面面。

《纽约时报》对比称,根据《国家紧急状态法》发布的紧急状态声明可以释放广泛的总统权力,例如掌握互联网控制权或中止法律等,而《斯塔福德法案》声明仅涉及FEMA。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外交学院人权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宏勃在为澎湃撰写的《法治的细节︱疫情下的人权:紧急状态意味着什么?》一文中提到,紧急状态意味着非常状态,受到威胁的不仅是个人利益,也包括了集体和国家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在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政府管制与公民人权之间进行妥协,达成一致和平衡。面对危机和灾难,只有政府、企业、公民齐心协力共度时艰,才能战胜灾难化解危机。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