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林翼从政后在家乡处理的唯一政务——平定“安化民变”

[作者:廖慧文 ]      [来源:文史博览]      2020-03-16 00:32:44

陈正安 赵建超

胡林翼从政后在家乡处理的唯一政务——平定“安化民变” 新湖南www.hunanabc.com

“安化民变”的由来

清朝入关后,实行简政,故一个县食俸官员极少。安化这样一个大地盘的县,吃朝廷俸禄的(包括差役)也不过80人。县里的公务人员忙不过来,这粮赋征收怎么办?县里想出了一个办法:由各乡大户代为征收,一乡委托一名大户,同时管理户籍, 安化称这些大户为甲书。然而,这些大户都是当地的富裕人家,哪会亲自去征收粮赋呢?于是,他们又在本乡委托人征收,一般一乡有数十人,这些人都冒称甲书。县里只要能完成朝廷的任务,且当官的自己也能从中斩获一份,对甲书收多收少、怎样收,就不过问了。当时安化人李汝昭所著《镜山野史》详细记载了甲书制的弊端:每有新官到任,甲书都派人送钱,名曰硃价费,其缺父死子当,乡民交粮只许交给甲书。每到一户收缴粮赋,多少任由甲书决定。每逢粮少者,如果折合银一两,农民往往被勒银三四两。乡民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

剥削压迫必然引起反抗。归化乡(今高明乡)农民赵升恒为此上告到县里,知县李逢春不仅不处理,反而袒护甲书。赵升恒于是上告到长沙府(时安化属长沙府管辖)、布政司和巡抚衙门,皆不了了之。一次湖广总督程矞采来湖南,赵升恒闻得消息,想方设法找到程矞采,向其痛陈甲书制度弊端。程主持了公道,作了批示,可安化县却顶着不办。

赵升恒在家等了一年多,总不见府、县查办甲书,于是再次赴省告状。县里得知赵升恒要把此事再捅上去,于是秘密买通省城巡夜官,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赵升恒捆绑到长沙府。暴打之下,赵升恒一命归天。

甲书制度本是安化的弊端,赵升恒的惨死直接引发了百姓与甲书间的冲突,进而演变成了百姓与官府的冲突,而且愈演愈烈,最终引发了大规模的民变。

咸丰四年(1854)二月,丰乐乡(今属涟源市)农民大掠甲书家,知县李逢春急募壮勇,准备镇压。二十日,乡民相约赴县,沿途逢甲书家就抄。当行至县城附近时,县里出动募勇,抓获为首的张联魁、王杨元并立即处决。二十四日,乡民又抄甲书家。队伍行至东华山,又遭募勇追杀,农民死伤甚多。三月,知府仓景恬来县,指示知县李逢春、把总(绿营兵中的军职)刘本立分别带勇去归化、丰乐两乡进行镇压。李逢春、刘本立带勇到乡后,大肆火烧民居。据史料记载,两乡烈焰冲天,其状甚惨。

四月二十六日,大堯乡(今木孔乡)农民黄国旭因交粮与甲书发生摩擦,于是率领部分农民自归化走仙溪,向县城进发,一路寻仇甲书。队伍行至望城坡,遭遇官府埋伏,一人中火枪毙命。黄国旭只得逃走。

此后,黄国旭派人在全县九乡串连农民抗粮,对抗官府。四月末,长沙府派来500名府兵,协助镇压。可这些府兵在新桥接连遭到黄国旭率领的农民的伏击与偷袭,千总(绿营兵中军职,职级高于把总)曹锟当场毙命,府兵伤亡过半。

此时太平军在湖北、湘北闹得昏天黑地,如果南下,安化举事农民很可能与之合流,局面将更加不可收拾,因此湖南巡抚骆秉章急于找到一名得力干将,迅速平定民变。

为何落到胡林翼头上

胡林翼本在贵州当官,为何揽下了平定“安化民变”这项差事呢?

一是此时胡林翼已离开贵州,暂留湖南。太平军二度横扫湖北后,湖北巡抚吴文镕奏请朝廷,调胡林翼到湖北助剿。咸丰四年一月,胡林翼率六百黔勇,离开贵州,开赴湖北。行至湖北金口,胡林翼突然得知,吴文镕在与太平军作战中兵败自杀,武汉已二度沦陷。现在兵去何方?胡林翼左右为难。此时曾国藩正在衡阳创办团练(湘军前身),胡林翼与曾国藩早在当京官时就颇为相熟。另外左宗棠正在湖南巡抚骆秉章幕府,胡林翼曾多次举荐左宗棠出山为朝廷效力。骆秉章对胡林翼也颇为赏识。胡林翼于是向曾国藩和骆秉章分别写了一封信,告知情况,请示行止。骆秉章得知情况后立即奏请朝廷,留胡林翼在湖南工作。

二是胡林翼政声昭著,才堪大任。胡林翼在贵州当了8年知府,曾主政4个地区。这些地区均是盗匪猖獗之地,但胡林翼每到一地,都把搞好社会治安放在首位,政绩显著,故而官声大振。另外,史书还记载了这样一件事:一次咸丰皇帝要总督、巡抚们举荐人才。总督们举荐了10人,巡抚们也保荐了8人,两份名单中都有胡林翼的名字。咸丰皇帝曾下旨胡林翼进京觐见,因太平军活动频繁而作罢,后云贵一带的官员进京面见皇帝时,咸丰皇帝都要问到胡林翼。因为政绩突出,胡林翼成了皇帝心目中的红人,成了全国的“明星知府”,并升任了贵东道员(道员为正四品,知府为从四品)。现在平定“安化民变”,骆秉章正需要这样一位干将。

此外,胡林翼是益阳县人,益阳县与安化县是邻居,胡林翼又是安化人的女婿(胡为安化籍两江总督陶澍女婿),胡林翼与安化农民对话自然方便一些 。

于是,骆秉章把这一烫手山芋扔给了胡林翼,并派兵三千,由胡林翼指挥。

施小计息刀兵

胡林翼带着三千人马,浩浩荡荡开赴益阳。凭借在贵州的经验,胡林翼深知,处理此类问题,武力仅可作为后盾,政策上应以招抚为主,实行首恶必办,胁从不问。更重要的是要铲除导致民变的根源,使民心气顺。据《镜山野史》记载,胡林翼将三千人马屯扎益阳,只身来到安化小淹岳父家,和舅子五少爷商量对策。最后商定,由五少爷邀安化举人杨春旂,亲到黄国旭家,迎黄国旭到县城讲和。

两人来到黄国旭家,对黄国旭说,安化祸端实由甲书开始,县官李逢春不明情况,称举事农民为匪,是错误的。革甲书定粮规事关国计民生,是为民请命,实属义举。胡林翼道台今来处理此事,不忍心让农民受到冤枉,更不忍心兵戎相见。今邀请你到县城,商量革除甲书、议定粮规大事。

一番言语,说得黄国旭深信不疑,只身随五少爷前往县城。黄国旭到县城后,即被押解长沙府。咸丰五年(1855)十月,黄国旭在牢中被害。黄国旭被抓,且农民已得知,有三千大军驻扎益阳,再行举事,无异于以卵击石,于是黄国旭动员邀合的九乡农民遂偃旗息鼓。

“民变”暂时平息了,但产生“民变”的根源尚未铲除。此时,湘北战事紧张。胡林翼把善后的计划向骆秉章做了交代后,即被派往龙阳、常德与太平军作战。后巡抚骆秉章以违抗上命、激起民变罪名将知县李逢春革职,调直隶州知州谢世荣代理县令。谢世荣到任后,召集九乡绅民会议,诛杀了一名民愤极大的甲书,同时废除甲书制,代之以户首制,农民的要求基本得到满足,“安化民变”遂告彻底平息。

[责编:廖慧文]

新湖南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0号楼

热新闻